P1110977.JPG

  一直記得去年冬天去土耳其旅遊時躺在精品店門口的那條狗那個零下幾度C的冬雪花如鵝毛般飛著,冷風颼颼鑽進我戴口罩的臉,雖然對土耳其的自然景觀,諸如卡帕多奇亞、棉堡難以忘懷,但隨著氣溫越來越低,到伊斯坦堡的托普卡匹皇宮外,怕冷的我已經瑟縮到非常想念台灣的天氣

   那個下午,我和團員購物完,正要集合去坐車。忽然看見一條棕黃色的狗躺在大巴士旁,遠遠望去,那條狗似是躺在地上睡覺。再走近一看,那條狗眼睛只有半閉著,聽到人聲似乎就將眼睛張得大大的,但牠依然慵懶的側躺著,像是進入睡眠狀態,絲毫沒有要走開的意思。

   有一兩個團員和我一樣的反應:「躺在地上不冷嗎?」、「是生病沒力氣了嗎?」,剛下過雪的地上,濕漉漉地像面冰冷的鏡子,我無法想像,牠如何能忍耐地「睡」在如此冰冷而堅硬的床?

P1130492.JPG

   在等待其他團員購物之餘,我們這些在戶外的旅人,開始拿著手機拍一些樹和人工造景,團員們為美景所吸引,還聽到幾個團員討論起昨天剛去的卡帕多奇亞,那些由百萬年前因火山爆發,源源不斷噴出的岩漿經過幾世紀的風化而產生奇形怪狀的岩石,像是到了外星球,最令大家振奮的是,坐熱氣球到上空鳥瞰這些美景……,也因此,大家漸漸忘記躺在地上那條狗了,而我,斷斷續續地看那狗一眼,大概有10分鐘的時間,牠就這麼一動也不動的躺著,眼神似乎充滿了無辜與寂寞,讓有我些惻然。而我環顧了四週,還有兩條黑色的狗,看起來精神抖擻多了,而且毛髮亮麗,像是有主人的寵物狗,究竟,那躺在地上的棕毛狗,是不是流浪狗,還是主人一時疏忽呢?

P1160680.JPG

   我想起到土耳其旅遊前,曾閱讀一位得過諾貝爾文學獎的土耳其作家奧罕‧帕慕克(Orhan Pamuk)在他的《純真博物館》裡寫到因未久久不能見到他心愛的女孩芙頌而被自己的痛苦俘虜了,他感覺自己像被送進外太空無止盡黑暗的小狗一樣孤獨。

   而在土耳其遇見的那條狗的確很孤獨,牠不只孤獨,還很寂寞,對我來說孤獨是只有一個人的狀態,而寂寞是無論一個人還是有同伴內心都是感到空虛的。對剛到土耳其的卡帕多奇亞那種像到外星球的驚奇,那條狗也彷彿處在外星球,有著一般人無法理解的憂傷,不過牠在牠的寂寞星球裡,是否有顆容易破碎不為別人理解的陶瓷心?

   很巧的是,回到台灣沒多久,又在便利商店外,看到一條棕毛色的狗,只見牠慵懶地躺在地上,也是一樣,有點落寞的神情。但台灣和煦的天氣以及一些對狗和善的學生們,讓我又想起在土耳其的那條狗,感覺在便利商店外這條狗似乎沒那麼寂寞了。

   每次旅行回來,要面對現實的生計、生活的艱難,總覺得有些鬱悶,前陣子又接連遇到親朋好友生病、離世,內心總湧上那種寂寞的心情。但每次想起那條狗,我的寂寞忽然變得很輕很輕,不知道那狗現在怎麼樣了?

P1160681.JPG

本文曾發表於中華副刊   106.10.08

http://www.cdns.com.tw/news.php?n_id=6&nc_id=189494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馥 的頭像
李馥

李馥的文字小行星5.0

李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