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0160920_230426.jpg

  可能一生都難以到達那個令我嚮往的地方……,那個在我眼中既原始又華美,卻也將藍色用得如此澄淨的地方,那個湮遠、清澈得連巨星馬龍白蘭度和妮可基嫚都渴望的夢幻之島,那個高更畫筆下的熱帶天堂。

   那個九月,秋風送爽,我們一群人去中壢觀賞朋友玉蓮的畫展。畫展完畢,她帶我們回她的農舍,以自己栽種的果蔬,做成天然的菜餚,讓我們一飽口福。她的農舍裡整潔而寬敞,再掛上幾幅她的畫作,讓人眼睛都亮了起來。

   她曾送我一幅仿梵谷的鳶尾花,鳶尾花娉婷婀娜的風姿,以及層次豐富的海藍、靛紫的色彩,宛如一篇雋永動人的樂章。但那天觀完她的畫展,我忽然想起,她還畫過一幅頗有高更風格的畫作,令我難忘,問她為何沒放到展場,難道已售出?她這才從家中一隅拿出,後來她開了一個友情價,我當然二話不說就買下,同行的友人都驚呼,我也感到如獲至寶。

   我家客廳的牆,是乳白色,掛上玉蓮這幅畫作,牆上似乎又多開一扇窗,可看到繽紛的好景色,使我開始奇思異想,宛如自己是闖進畫裡的時空旅人。其實,畫裡的主角是一個背對著我坐著女人,戴著白色綴有藍緞帶的草帽,水藍色的襯衫上的絳紫色的印花栩栩如生,像欲展翅的蝶。她的正右邊俯臥著一個赭紅色肌膚的女人,慵懶地像要與大地融為一體,有一種豪放不羈的率性。在她的右後方也畫了一個斜坐著,頭戴朵小花,五官卻模糊不清的女人來陪襯。左後方是一個比例更小,五官線條更簡單,全身肌膚都是小麥色的土著女子,恣意放鬆地坐著在燙衣服。整幅畫作洋溢著熱帶風情,卻又有一股超乎想像的靜謐、和諧。她這幅畫作,是模仿高更的〈陽台的家居場景〉,亦有稱〈午睡〉。相對於高更比較赤裸裸地畫出大溪地女子野性之美,玉蓮的畫顯得內斂許多。但她的用色大膽而且線條簡單,卻又受到高更影響,最重要的是,她的畫,讓人一開始就聯想到大溪地的風情。

   大溪地,那個高更畫筆下的熱帶樂園,那個法屬波里尼西亞群島最大的島嶼,也可說是法屬波里尼西亞的心臟。因為高更,讓大溪地又更增添了許多魅力。大溪地,這個我未曾到過,卻在心中建構著炙烈與愛的夢土,我知道那裡有湛藍的海洋、瑩白的沙灘、黑珍珠,以及高更畫筆下的美女,但我更嚮往的是,那裡卸下文明的矯飾,迎接你的是一片幽藍與隔絕塵囂的寧謐。記得蔣勳的《破解高更》裡說到:「海洋、流浪、異域才是高更生命潛伏的本質!」高更在後期物質貧乏,卻能享受於精神的豐饒,他的生命在大溪地裡找到了深度與厚度,找到內心真正的祥和。幾次,讓世俗的塵垢惹得一身躁動,又在繁瑣的家務間找不到心靈的出口,但卻在這幅畫裡,找到救贖。在家裡,帶進一抹大溪地風情,撫慰我這個既居家又嚮往流浪在山之巔、水之媚的騷動旅人。

本文同步刊登人間福報電子報

http://www.merit-times.com/NewsPage.aspx?unid=474612

P1150932.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馥 的頭像
李馥

李馥的文字小行星5.0

李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