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060186.JPG

 

1.

 

    傍晚時分,晚霞將天空渲染成酡紅、橘紅,再抹上一點藕紫、鮭魚紅。海水被鑲上了金邊,海面上似乎撒上了碎裂的珍珠,明明滅滅,閃閃熠熠,海洋是孕育我的母親,她有一種撫慰、溫暖我的力量,我躺在大海的懷抱裡,隨著大海的呼吸與旋律,與其他魚群們聚焦出生命的豐饒與壯闊。

 

    他們喚我鰹魚,我喜歡乘著黑潮北上,黑潮引領我走向未知而神秘的生命的旅程,於是,有股力量帶著我們一起洄游、流轉於混沌迷離的浪濤與峰潮間,時而安靜的沉潛于平靜的河床,摩娑於珊瑚礁,時而頡頏於詭譎難料的掠奪險境。

 

   而夢中,有我的烏托邦場景,我與其他的魚群們,在海面二十噚以下的地方,奏著我們的生命交響曲,替海洋譜寫著瑰麗的樂章。

 

   然而,海洋並不總是瑰麗,她時而湍急時而險峻,當我泅泳于海洋這變化莫測、錯縱複雜的境遇裡,我總欣羡那海上的人們,在漁船上大聲吆喝、粗獷而自信的漁民;那成雙成對,因愛戀而充實富足的情侶;那在沙灘上跑步姿態曼妙阿娜的少女;那皮膚黧黑、神采奕奕的少年,他們建構我一幅亮麗動人的人生圖騰,讓我癡迷人世。

 

2.

 

    從睡夢中驚醒,我置身何方?我身體不再發出鱗光點點。陽光照耀著我的手指,我感覺自己像意識柔軟的嬰兒,潔白細淨的沙灘爬梳著我的身子如貓爪,我睜眼望著地中海藍的天空,發現自己不再是一條魚。

 

    不再是一條魚,我走在海和岸的交界線,感覺生命在海與岸的撞擊下,顯得既雋永又豐美,是啊!多麼豐美又雋永的人生,我終於可以踏上他們美其名為福爾摩沙的島上,吹著涼涼的海風,看著山的巍峨雄偉,海的湛藍與浩淼,我想到那個叫做都市的地方,那裡有櫛比鱗次的櫥窗,高聳入雲霄的大廈,七彩絢麗的霓虹,川流不息的車輛和人群,城市裡的繁華與富饒皆是我心嚮往之。

 

    我不知不覺走到河川和海洋的交會處,正當我腦裡蘊釀著嫵媚和綺麗的美好願景時──卻被那幅景象嚇呆了。

 

    一群人圍觀在泥灘處,一隻擱淺在岸上的白海豚,動也不動的,看似氣絕身亡。

 

   「是媽祖魚──」一個白髮斑斑的漁民說。

 

    氣溫漸漸變冷,幾朵陰鬱而深灰的雲,像撕裂的破布,空氣中有著驚慌而不安的騷動因子。

 

   「爸比,那個不是上次電視上在報導的白海豚嗎?」一個身穿黑白條紋T恤的小孩這麼說。

 

    這時又圍觀了一群人,大家開始議論紛紛,有人說是漁具誤纏,有人說是污染,有人說是被當作鯨類誤捕又丟棄,更有人推測是這裡海岸地形太複雜……,這時,一個中年漁民用腳去翻滾白海豚的身體,我看見牠身上的似被刀紋身的疤痕,這時,血水在海豚身旁暈開,猶如一朵紅豔豔的扶桑。

 

   「好噁心,好臭喔!」黑條紋T恤的小孩說。

 

    某鯨豚研究中心教授以專家的口吻在海濱解說了海豚的病理分析,而後面兩位跟班似是生態系的學生,一個忙著作紀錄,一個忙著拍攝。這時,更有保育人士開始抨擊政府與財團利益勾結,說得義憤填膺,甚至要某某官員下臺等,這時穿黑白條紋T恤的爸爸不滿他的論調,遂在海濱展開了一場唇槍舌戰,圍觀的人越來越多了,大家都跑來看熱鬧……。

 

    我看著那隻受傷的白海豚,在翻湧的水花上奄奄一息,那雙無辜的雙眼好似在向我乞憐,我想起我還是一尾鰹魚時,我多麼羡慕那些可以在海面上飛舞,輕盈靈巧的飛旋海豚,牠們像是躍動的音符,在海洋的樂章裡,發出美好的裝飾音,再看這些關心海豚死亡彷佛看熱鬧的人們,我心裡湧出一股說不出的厭惡。

 

   「請大家來認股濕地,守護白海豚……。」我看著招牌上的幾個字,在想究竟誰真的在關心我的海豚朋友?海濱附近瓶瓶罐罐的保特瓶、保利龍還有塑膠袋時,我想起那只誤食塑膠袋而慘死的鯨魚朋友,他曾經那麼蔭護著我,他曾經以為塑膠袋是水母或是魷魚,就因為一不小心,而斃命了。

 

3.

      從此,我離不開海洋,長期以海港為家。雖然,我開始厭倦透了海洋的污染,像是家庭與工廠廢水、船隻排放的油污、廢棄的垃圾與漁具……,還有,那些貪得無饜的漁民,是令人超級討厭的掠食者,但海洋如孕育我的母親,讓我對她有與生俱來的血緣親情。

 

    也曾在城市裡生活,在大廈裡過著規律的打卡人生,在業績與權力間建構我的人生高度,在繁華人世享用美食瓊漿,但過度擁擠利碌的生活,緩緩裂了一道鴻溝,讓我成了城市邊緣人,我又重新,懷念起海上生活。

 

    數不清多少次,隨著遠洋漁船出航,望著船舷邊的浪花一朵朵盛開,如滾動的蕾絲,汩汩漾漾,深淺交流,總會陷入一種虛實交錯的幻覺中,彷佛,我又再度化為一條魚,在白濤滾浪中,與大海定下永恆的盟約。也有無數次,忽然的驚濤駭浪,讓我幾乎將膽汁都嘔了出來,虛軟地癱在船上,直呼下次再也不出海了。

 

    也曾聽著船長說著海上漂流的故事,長期飄泊的無奈,聽著討海人的空虛寂寞與驚惶失望,聽著老漁民指責鯨魚讓飛魚數量銳減,聽著保育人士說著不知還有多少亂丟的漁具、流刺網在海中讓不少的鯨豚、黑鮪魚、鮭魚、鰹魚步入天羅地網之中……,但海洋有一股魅惑人心的力量,讓我想投入她懷抱的溫柔,雖然海上的殘酷歲月宛如人生,海洋無情的翻天巨浪曾淹沒了多少漁船,吞噬了多少性命,而非法漁民的獵殺、追捕,讓海洋宛如血腥的殺戮戰場,而人與魚之間的鬥爭是一場無止盡的惡性循環。

 

 4.                                                                                                                                                                                                                                                                                                                                                                                                                                                                                                                                                                                                                                                                                                                                                                                                                                                                                                                                                                                                                                                                                                                                                                                                                                                                                                                                                                                              

 

     天濛濛亮,朝陽似是煮沸了一汪琥珀色的桂花烏龍,海水一層一層的鋪上黃澄澄的細碎光粒,滾燙的在海面跳躍著,海風飁飁,濤聲漫漫,浪花此起彼落、紛紛流轉,似乎又在演繹著什麼新舊輪迴的故事。

 

    黎明時分,我與海巡人員到海邊尋視那條擱淺的偽虎鯨,發現牠已經被肢解成血肉模糊,而且開腸剖肚、割肉翻皮,看來怵目驚心,令人不忍卒睹。

 

  「太殘忍了。」我忍不住說。

 

  「這些漁民可能把牠當成鯊魚了,前陣子才聽他們在討論鯊魚肉多好吃,這下,可能要吃到染病的鯨魚了。」

 

    昨天下午,這隻瘦到肋骨都出現的偽虎鯨擱淺,頭部跟頸部都有五~六公分的傷口,經過海巡人員及鯨豚協會動員多人搶救,實在拉不動牠,折騰了半個多小時,仍不治身亡,眼看天色已暗,無法將幾百公斤的鯨魚搬到省道,為怕被二度傷害,海巡人員還用白布包裹,拉起封鎖線,沒想到還是有人狠心摧殘牠這離去人世的最後一刻。

 

  「我們先送到漁會的冰櫃保存吧!」剛剛趕赴現場的保育科長這麼說。

 

   突然來的海風,有一股腥羶,我才意識到鯨魚身上的惡臭,而牠身上的傷口,像一個無限擴大的痛點,在我的雙瞳裡持續擴大,海濤不斷喧嘩,伴隨著拍打礁石,翻騰、擾嚷、衝擊,時而澎湃洶湧,時而如泣如訴,像是在為偽虎鯨奏著哀傷的輓歌。

 

   再度目睹擱淺,鯨豚的死亡,無數次的騷動我內心最恐懼幽微的部分,像夢裡不斷上演的驚悚怪誕的劇情,像生命不斷流失的片段,當我生活走入最低潮抑鬱的時刻,那些巨鯨的身影,總不斷在腦海裡盤旋。

 

5.

    我試著躍入海中,再度滿足當一條魚的渴望,隔著潛水眼鏡,我看見魚群好奇的在我身邊盤桓凝視,流連不止。這一刻,寂寞的我宛如一隻戀上海洋的鯨鯊,我徜徉海床上,盡情諦聽海洋,聽著她溫柔慈悲的接納人間的污穢與清濁,聽著她時而如被遺棄的小婦人嗚咽低啜,時而像一隻受傷而憤怒的獸,狺狺叫著,我用敏感的知覺去感受共鳴,將我歷經挫傷與苦痛之後回歸的淡定與喜悅,都還諸海洋。

 

 

原載於人間福報副刊

 

 http://www.merit-times.com.tw/NewsPage.aspx?Unid=242972

 

http://www.merit-times.com.tw/NewsPage.aspx?unid=243076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馥 的頭像
李馥

李馥的飲食與旅遊天空

李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sara
  • 文筆真棒
    推1
  • 謝謝sara來訪!

    李馥 於 2016/04/17 14:05 回覆

  • beer
  • 傾聽嗚咽的海洋
    那裏的魚群
    原本與世人無爭
    但是人心貪婪和殺戮
    卻叫生命之海
    成為死亡戰場
    願眾人早日識得生命真意義
    不再殺害海洋生命

    +1
  • 謝謝beer來訪

    過去我很喜歡吃吻仔魚

    這幾年也不吃了

    因為想著一盤吻仔魚不知道要死多少魚呢!

    那都是孕育的魚苗阿!

    李馥 於 2016/04/17 15:59 回覆

  • neo
  • 發人深省好文章
  • 謝謝neo來訪

    李馥 於 2016/04/17 21:22 回覆

  • 風雅頌
  • 受傷的海洋
    其傷口飄出的臭味
    是來自腐爛的人性~
  • 真是一針見血的發言!

    謝謝風雅頌來訪

    李馥 於 2016/04/17 22:47 回覆

  • 附座
  • 重視生態的平衡 不要濺捕
  • 謝謝附座來訪

    李馥 於 2016/04/18 14:45 回覆

  • 老劉
  • 讓人動容、深省
    善盡一份自己應盡的義務與責任
  • 謝謝老劉來訪!

    李馥 於 2016/04/19 00:12 回覆

  • 時間的河
  • 嗚咽的海洋
    終於有了關愛的聲音出現了.
    或許文明的進展緩和些,
    自然的生命更能展延更豐碩的澎湃喜悅.
    寫得真好...
    感謝 李馥美好的文筆分享.
  • 謝謝時間的河

    李馥 於 2016/04/20 16:25 回覆

  • Ponylite的心世界
  • 看了,心裡有點難過
    一直認為人類對海洋資源太過使用
    海中生物總會枯竭
    那候安靜無聲的海洋
    等同宣告人類滅亡的未來
  • 感謝Ponylite

    希望這篇文章能為我們的海洋環境盡一點棉薄之力!

    李馥 於 2016/04/22 20:23 回覆

  • 阿官姐
  • 濫補及污染是海洋的殺手.
    謝謝分享好文,推~
  • 謝謝阿官姐推薦!

    李馥 於 2016/04/25 23:38 回覆

  • Ginger
  • 好像聽到鯨豚隨著海浪在大海中的低沉聲音
    彷彿在哭泣.....

  • 因此我們更需要愛護海洋環境

    以後才可看到更多可愛的鯨豚!

    李馥 於 2016/04/26 16:00 回覆

  • J
  • 文筆真好~
    很真實的描寫阿~(心疼海洋生物的受苦 :(...
  • 謝謝J來訪

    幾年前的文章

    不過希望藉著文字為那些海洋生物盡一份心意!

    李馥 於 2016/05/02 16:34 回覆

  • 哲哲
  • 海洋在哭泣
    發人深省的好文章~
  • 謝謝哲哲來訪

    李馥 於 2016/05/17 01:22 回覆

  • wenshu
  • 推文
  • 謝謝wenshu

    李馥 於 2016/05/17 01:2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