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0151005_203740.jpg

    自從我的房間換了那扇半透光捲簾後。整個房間透露著不一樣的氛圍,清晨的時候,我通常把捲簾調成半透光的方式,這時陽光像剛長的嫩葉,有活力、清新卻不霸氣,又像含著各種維生素的果汁,把營養素澆灌我全身,讓我對未來展開一些新的希望。

   一直很喜歡窗景,喜歡家裡每扇窗帶給我不同的視野。而這兩年,我常常想到前年去義大利的托斯卡尼看到的那方窗景。去義大利回來後,我再重讀芙蘭西絲‧梅耶思(Frances Mayes)的《托斯卡尼艷陽下》,只要每次經過一扇與眾不同的窗,就會想起芙蘭西絲‧梅耶思那句話:「我打一個一個窗戶前面走過,景觀如是入眼。」

   在托斯卡尼的山城,除了那些看不盡的古蹟與田野風光,其中的每一道門與每一扇窗,都是引人入勝的美景。尤其那些窗,像是心靈的湧泉,淘洗我心上的塵垢。義大利人對窗景的重視與品味,不流俗的生活態度實在令人激賞。他們喜歡在窗台上隨意放幾盆小花,或在窗外,開一道小窗門,而那小窗門有各種繽紛的色彩,而那些色彩與大自然又搭配得那麼和諧。就算是鐵窗也是那種精心設計的流線型,讓窗台上的植物綠意盎然地盛放著,每一扇窗似乎都有明媚的春光流洩而出,讓人猶如被初戀情人挑逗那種觸電感,流竄在體內。

IMG_20151005_204345.jpg

   托斯卡尼就像一個萬花筒,任何一個角落,都能讓你目眩神迷。而讓我戀戀不忘的是,白露里治奧(Bagnoregio)那道窗,那是約有我兩隻手臂伸起來那麼長,而寬則約是我腿長度的觀景窗,那道窗似乎被誰施了魔法,讓我的眼睛停泊在一個醒不了夢境。

   那個秋天下午,我和同行的友人們在托斯卡尼的白露里治奧一家餐廳用餐,我們坐在不開燈的室內享用番茄義大利麵,讓那溫柔的光從兩旁的觀景窗迤邐而入。我們旁邊那道觀景窗沒有任何的裝飾,就是方方正正的把磚牆挖空,而窗邊放著一個長型桌,杏色的桌巾上擺著十多個高腳杯和透明而修長的水杯。從窗口望去,景致深深,前景是被戶內的陰影烘托得更晶瑩的水杯;中景則是幾株種得高高的盆花,那朱紅與玫瑰粉紅的花,像是童話裡走出來的花妖,想施巫術迷惑我;而遠景就是白露里治奧俗稱的天空之城,那長長的步道走向彷如天空中的城堡,而幾株綠樹則圍繞在山城旁,宛如在合唱著一首義大利民謠。

IMG_20151005_185035.jpg

   那方窗景是生命的拓展與延伸。曾經,在競爭的城市裡,被社會的制度壓抑,被現實的那堵牆遮蔽了視線,雙眼再也無暇去欣賞美景,眼睛看不到遠方,而那方窗景所展現的力道,會推倒心牆,讓眼球更靈活,視線更澄澈。

   年事稍長,更常喟嘆生命中美好的片段猶如電光石火,稍縱即逝,但從美景中萃取的心靈養分,會帶我走向永恆。

 

本文刊載於中華日報副刊 .08.31

http://www.cdns.com.tw/news.php?n_id=6&nc_id=182432

托斯卡尼的一方窗景0015.jpg

如想進一步了解義大利,可參考我寫的《義見鍾情》,購書網址如下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17358?loc=P_005_00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馥 的頭像
李馥

李馥的文字小行星5.0

李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