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願池旁的冰淇淋.jpg

    出門午餐一頓,覺得自己彷彿剛出爐的烤雞,頭頂還在冒煙。躲回家中,發現汗珠還是迫不及待滴滴答答滾落,像沒拴緊的水龍頭。

   怕冷的我,前陣子才竊喜夏天的到來,現在卻被夏天折騰得心浮氣躁。做家事也累、工作上稍微有不順心,胸中彷彿有一把火,熊熊冒出。

   一向神經大條的老公大概也被我明顯的氣焰掃到,或許也是要感激我最近幫他打掃書房的辛勞,買了一盒義式冰淇淋討我歡心。這招果然奏效,本來不斷蔓延的火焰,漸漸縮小了。客廳的冷氣和帕華洛帝的「O Sole Mio」開始清涼的序曲,再舀上一勺冰淇淋,淋上巴薩米克醋(Balsamico)就寵辱皆忘、心曠神怡。

   其實,我不太愛吃冰淇淋,但義式冰淇淋和土耳其冰淇淋是例外。愛上義式冰淇淋是在前年,初次到義大利旅遊,這才發現,義式冰淇淋低脂、清爽滑順,是撫慰味蕾的小小兵,令人忍不住和他發生舌尖上的親密關係。還記得在義大利羅馬、佛羅倫斯、米蘭、維洛納、聖吉米納諾……,這些景點,讓我過著Gelato(義文:冰淇淋)的美味人生。Gelato因為口味繁多,幾次下來,我發現哈密瓜、榛果、覆盆莓、無花果這幾種口味最令我難以抗拒。但要說義大利那一家店的冰淇淋最可口,我還真說不出來,因為平均水準都很高。但有一次的冰淇淋令我相當難忘,那就是去摩德納(Modena)所吃的冰淇淋,因為還淋了巴薩米克醋。

   冰淇淋佐巴薩米克醋.jpg

   我曾去有引擎之都之稱的摩德納參觀酒醋工廠,買了幾瓶巴薩米克醋。這也是有高音C之王的帕華洛帝的故鄉,據說,帕華洛帝也都飲巴薩米克醋保養喉嚨。巴薩米克醋是義大利北部著名的調味料,其來源是因為一個粗心的釀酒工人將葡萄酒放在木桶中,遺忘許久而發酸,後來發現別有一番風味,就變成加在義大利麵或菜餚裡的調味料了。

  巴薩米克醋猶如「醋中的帕華洛帝」,比較高級的巴薩米克醋遵循傳統的製作方式,光換桶的年限就上達12年。而它和酒的道理一樣,越陳越香,當然價格也越昂貴。櫥櫃那兩瓶巴薩米克醋,優雅纖瘦的瓶身,像個時尚美人,已經開了一瓶,總把它當瓊漿玉液般珍惜,不敢浪費。

   巴薩米克醋嘗起來酸甜交織,彷彿帕華洛帝的高音,醇厚、圓潤、和諧。灑在冰淇淋上,就成了寫意潑墨的藝術品,舀一勺,含在嘴裡,獨特卻又容易引起共鳴的口味,像是在舌尖詮釋經典的二重唱。義式冰淇淋佐巴薩米克醋,還會讓我想起義大利導演羅貝多‧貝里尼(Roberto Benigni)自導自演的電影《美麗人生》,在殘酷辛酸的現實下,構築了一個喜悅而充滿歡笑的童話世界,令人又哭又笑,感人肺腑且難忘。我想,生活過得再不堪,都還是能萃取出美好的滋味,義式冰淇淋佐巴薩米克醋似乎隱藏著美麗人生的醍醐,在即將乾旱、破滅的生活罅隙中,汩汩流出。

本文發表於自由時報花編副刊

http://news.ltn.com.tw/news/supplement/paper/1120554

義式冰淇淋的夏天0041.jpg

如果想進一步了解義大利的資訊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17358?loc=P_005_002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馥 的頭像
李馥

李馥的文字小行星5.0

李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